林松年

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

你哪有一场雨的可爱?

一个人

下雪了

想写信

不知写给谁


在灯火万家的日子独我不眠

辗转一夜的不安

只留下一个记不起结局的梦


诗人在疯长

阳光充足

雨水丰沛

没有死人的村庄

诗人在疯长


一场爱情路过此地

人们惊讶于她无与伦比的美丽

却都习惯了矢口否认

她飘散一头金发灼热

像跌碎的太阳

散发着火焰芳香

我却习惯了沉默不语


从此,阳光不再那么充足

雨水也不再丰沛如初

爱情却开始疯长

和遍地的诗人一样

在疯长











孩子脸上的笑,我也曾有过

只是如今,直到看见了他

才想起久违的笑容

是什么感觉


午后出门散步偶得

在这样一个立过春的午后,坐在一方舒暖的阳光下,平静地享受这久违的惬意。想起过去的这近一个月里,每日蜷于室内,困于功课,又溺于网络,如此假期已过了一大半,只觉得时如流水如飞梭般过去,却不知那时间纵使已得永恒,也爱这一丝恬适与安宁,而在那烦躁与庸碌中自然是匆忙而逃了!

如此,难以琢磨的“时间”也是有着静躁喜厌的性情之物了。只是苦了我们这些每日困于琐事杂务的凡夫俗子,只知挤时间,却不如真心和时间交个朋友,给时间一份安适,莫再置其于躁动慌乱,让时间也随着性子走一回,岂不是两全其美的好事吗?

我想,要是真有这份心,时间这位忘年交应该不会拒绝吧!


大雪封山 我没有了归宿

放眼皑皑千里

洁白刺眼 冷风割面

属于我的道路那么遥远

一无所见

夜色将近 我不知你的去处

寒山寂冷 我该向谁倾诉

只愿将这漫漫黑夜独予我一路

那一方月色能伴你在归途


以诗的名义,写下十七岁的青春

八月的雨 消失在午后

腊月的雪 堆在门口

几度春秋远去

多少轮回至今

不变的你

依旧横在我心头

只是 随风而逝的那些岁月里

回忆 已不是你我所能左右